Episode 996

【010】媒体人的0996:过劳、写作瓶颈和意义感危机

00:00:00
/
01:09:26

April 24th, 2019

1 hr 9 mins 26 secs

Your Hosts
Tags

About this Episode

不坐班意味着工作自由清闲吗?创意型的工作也会遭遇意义感危机吗?媒体人为什么是抑郁症高发人群?每天追热点到底有多累?本期《剩余价值》我们请来了新京报书评周刊记者董牧孜和我们聊一聊媒体从业者的工作、生活状态和职业困境。

【主持】

张之琪(媒体人,新浪微博@Zzzzzhiqi)
傅适野(媒体人,界面文化记者,新浪微博@ssshiye)

【嘉宾】

董牧孜(媒体人,新京报书评周刊记者)

[04: 22] 适野每个月要写几万字?
[09: 43] 书评周刊是出版行业的下线
[14: 41] 文化媒体人的典型一天是怎样的?
[20: 50] 媒体人如何在抑郁状态中自救
[25: 01] 媒体人的“意义感危机”
[29: 40] 媒体的工作性质让人感觉“没有生活”
[32: 32] 刷剧看电影都可以被媒体人转化成工作
[35: 08] 从事自己热爱的工作就不会感到消耗吗?
[40: 41] 为固定受众服务的写作和自己的创作欲望之间的矛盾如何解决?
[48: 04] 追无意义的热点令人身心俱疲
[51: 10] 媒体人缺乏清晰的职业路径
[57: 17] 高强度的脑力劳动一天只能维持四五个小时

【音乐】

“边一个发明了返工”,by My Little Airport

【与我们互动】

新浪微博@剩余价值SurplusVal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