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纯文学也是一种亚文化

00:00:00
/
01:02:20

July 10th, 2019

1 hr 2 mins 20 secs

Your Hosts
Tags

About this Episode

我们本打算在这一期节目中聊聊中国的乡土文学和城市文学——我们的文学是否长久以来被囿于农村而不善描画城市?城市背景的写作者该如何面对与自己不同的生命经验,是否有权力或能力为其他群体代言?城市文学是否是中国特有的概念,为什么我们不会称卡佛的小说是城市文学?惊喜的是,在这些问题得到回答之余,两位嘉宾把话题引向了更深层次。后浪文学主编、作家朱岳提到,题材不重要,怎么写比写什么更重要,追求主流是一个陷阱,在打水漂一般的文学编辑工作中,把纯文学当成一种亚文化或许更合适。作家陈思安则谈到了中国的政治政策在历史上是如何将文学等级化的,以及在这一独特的写作场域之中,为何真诚才是作家最重要的品质。

【主持】

傅适野(媒体人,新浪微博@ssshiye)
黄月(媒体人,界面文化资深编辑)

【嘉宾】

陈思安(小说家,诗人,戏剧编导)
朱岳(作家,后浪文学主编)

[04:30] 从学法律到写小说
[08:20] 《冒牌人生》希望关注生活在城市夹缝中的人
[12:00] 写作对于作家的第二职业而言是“危险”的
[15:50] 看小说看太多,做梦都是小说,朱岳的小说从“淤积”中来
[18:00] 在农妇为报杀夫之仇千里追凶的故事中探索民间同态复仇与人与人之间的联结
[24:10] 城市背景的作家如何处理与自己不同的生命经验,是否有能力或权力为其他群体代言
[28:30] 皮村的景点化与样本化是如何发生的
[29:06] 文学与新闻之间的互动可能
[33:00] 小说不是在农村发展起来的东西,而是城市的产物
[34:20] 城市文学是一个中国特有的概念吗
[35:00] 中国的政治政策是如何将文学等级化的
[36:40] 一位作家最重要的素质是真诚
[39:00] 题材不重要,怎么写比写什么更重要
[42:20] 城市写作者内部的分化是怎样的
[44:10] 李陀所主张的回到19世纪巴尔扎克式的写法为什么是不现实的
[48:00] 朱岳为什么不太喜欢卡尔维诺
[49:50] 追求主流是一个陷阱,纯文学只是一种亚文化
[55:20] 书号紧缩对年轻写作者来说是重创
[58:00] 城市是符号现实化和现实符号化过程中的一个产物
[01:01:20] 对于写作者来说中国为何是一个不二的场域

【本期节目提到的书】

《说部之乱》《蒙着眼睛的旅行者》朱岳 著
《冒牌人生》陈思安 著
《野生作家访谈录》界面文化 著
《大说谎家》张大春 著
《天使望故乡》托马斯·沃尔夫 著
《都柏林人》詹姆斯·乔伊斯 著
《了不起的盖茨比》斯科特·菲茨杰拉德 著
《无名指》李陀 著
《看不见的城市》《寒冬夜行人》卡尔维诺 著
《台风天》陆茵茵 著
《祖先的爱情》陆源 著
《新千年幻想》王陌书 著

【本期节目使用的音乐】

《Little Boxes》by Pete Seeger,专辑《Headlines and Footnotes》,1999年5月

【与我们互动】

新浪微博 @剩余价值SurplusVal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