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你为谁美:当女性主义成为营销话术

00:00:00
/
01:16:08

October 16th, 2019

1 hr 16 mins 8 secs

Your Hosts
Tags

About this Episode

几个月前,黄月在上海采访了尼日利亚女作家阿迪契,她既是一名严肃作家和女权ICON,也是化妆品代言人,她的演讲题目“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成为迪奥最受欢迎的slogan T,她如何面对她女权主义者的身份和她所代表的时尚品牌和时尚产业之间的潜在张力?女权主义者应该爱美吗,应该追逐时尚或者拥抱消费主义吗?阿迪契给出的回答是,女权主义者不应该只有一副面孔,既可以热爱文学政治,也可以热爱口红高跟鞋。但另一方面,在漫长的物化女性的历史尚未充分清算并且仍在继续的情况下,女性对美的追求在多大程度上是由于男性凝视,又在多大程度上是为了自我表达,似乎也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尤其在今天,消费主义浪潮席卷全球,女权主义的主张甚至经常被扭曲为一种营销话术,除了购买力,我们还能在其他维度上想象男女平等吗?进一步说,“消费者”是否已经成为了我们唯一的身份,消费为我们赋权,也成了我们建构自己主体性的唯一方式。作为女性和女权主义者,我们又如何在微观层面抵抗消费主义,如何面对日常的消费冲动?

【主持】

黄月(媒体人,界面文化资深编辑)
傅适野(媒体人,新浪微博@ssshiye)
张之琪(媒体人,新浪微博@Zzzzzhiqi)

[05: 20] 何为“香槟女权”?它是一个贬义词吗?
[09: 06] 三位主播分享各自的消费习惯
[15: 53] 消费是独居社恐的适野确认自己还活着的方式
[17: 01] 之琪辞职之后减少了很多报复性、补偿性的消费
[18: 23] 女性真的比男性更爱买买买吗?
[25: 21] 虚荣、肤浅的女性是文学史上的一个母题
[29: 30] 今天我们之所以过度消费,是因为我们处于一个过度生产的时代
[32: 35] 化妆和滤镜会给我们带来一种“本体论危机”吗?
[40: 44] 消费主义在抛弃穷人的同时制造了越来越多的“新穷人”
[41: 56] 计划经济时代,消费者的地位还没有售货员高,而今天消费为我们赋权
[43: 12] 除了消费,我们还有其他获得意义的方式吗?
[47: 32] 任何一种兴趣爱好都需要消费作为支撑
[50: 18] 时尚解放个性的面向也是通过自上而下的权力机制起作用的
[55: 53] 女权主义者是多样的,并非因享受不到性别红利而厌男
[58: 42] 女权不应该被当做市场策略和营销手段
[1: 01: 50] 女性爱美在多大程度上是由于男性凝视,又在多大程度上是为了取悦自己
[1: 05: 43] 一些女权KOL讲女权主义理念挪用为广告话语
[1: 09: 34] 在微观层面,如何抵抗消费主义

【本期节目中提到的书籍】

《项链》,[法]莫泊桑 著
《包法利夫人》,[法]福楼拜 著
《名利场》,[英]萨克雷 著
《工作、消费、新穷人》,[英]齐格蒙特·鲍曼 著
《时尚的哲学》,[德]齐奥尔格·齐美尔著
《看上去很美》,文华著
《开箱整理我的藏书:本雅明的读书随笔》,[德]瓦尔特·本雅明著

【本期节目中提到的影视剧】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
《金枝玉叶》
《国土安全》
《徒手攀岩》

【本期节目中使用的音乐】

片头:《香奈儿》,王菲,from《寓言》
片尾:《买车买表又买包》,周跳跳,from《买车买表又买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