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余榨值010】为什么“女权主义者”的称呼比“平权主义者”更准确?

00:00:00
/
00:35:51

October 18th, 2019

35 mins 51 secs

Your Hosts
Tags

About this Episode

欢迎收听“剩余价值”衍生小栏目“剩余榨值”。本期节目延续了本周三的女权主义话题,三位主播分享了自己对“女权主义者”这一标签的认识,以及自己在生活和职业经历中的性别意识觉醒/难过时刻。我们一次又一次面对性别歧视、性侵害、家庭暴力等话题,并深知现实中女性群体所面对的境况远比我们已听到的声音更为复杂和悲惨。我们一直努力向上推动这块大石头,不是为了也无法做到改变女性个体的具体境况,只是希望性别平等的可能和意义被更多人听到,让这一代人——无论是女性还是男性——以及之后的每一代人更有可能生活在一个更平等、更安全、更自由、更幸福的社会中。

在本期节目中你会听到:

三位主播的女权意识分别从何处来
我们这一代女性是否得益于独生子女政策而度过了相对性别平等的童年
适野是如何先在实践层面、后在意识层面拥抱女权的
回国之后的生活和职业经历加深了之琪与适野对中国性别状况的认识
为什么“女权主义者”的称呼比“平权主义者”更准确
很多持女权主义立场的人拒绝接受女权主义者的标签,是退让还是误解
三位主播与女权主义相关的职业困惑:无力感?扣帽子?性别战争?
有性别意识的女性就一定要与男性决裂吗
部分男性拒绝倾听与沟通、拒绝参与探讨性别或情感议题,也是其性别意识糟糕的原因
好的性别意识与坏的现实生活之间的割裂令人无力
虽然发出最大声音的是学院派女权与意见领袖,但女性群体所面对的现实困境更为复杂和悲惨
现在我们所做的关于平权和女性权益的鼓呼也许只是一种启蒙
张国荣的故事告诉我们,纵然无法改变现状,但言说永远是有必要的
做一个女权主义者或女权媒体也有骄傲时刻

本期节目中提到的书:

《女性的权利》[尼日利亚]奇玛曼达·恩戈兹·阿迪契 著

本期节目中使用的音乐:

《Stephanie Says》by Lady & Bird,专辑《Lady & Bird》,200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