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小丑》白左吗,危险吗,反超英吗?

00:00:00
/
00:55:26

December 4th, 2019

55 mins 26 secs

Your Hosts
Tags

About this Episode

《小丑》虽然没能在中国大陆上映,但却因为蝙蝠侠系列的IP效应以及与现实的高度互文,引发了热议,口碑也呈现出两极化的趋势。一些人认为,小丑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电影,我们每个人都是小丑,或者可能会成为小丑;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是一部典型的“白左”电影,全片都在为一个loser的反社会暴行洗白。本期「剩余价值」我们请来了曾经和我们聊过《寄生虫》的嘉宾、新京报书评周刊记者、影评人余雅琴,在雅琴看来,《小丑》是在用拍文艺片的方式,拍一个商业电影,表面上是“反好莱坞”、“反超级英雄”,本质上仍然是一种另类的超级英雄叙事。雅琴还认为,《小丑》显然是想要致敬斯科塞斯的经典电影《出租车司机》,但后者的批判性和深度显然要强过前者,与《出租车司机》相比,《小丑》更像是一个架空了具体语境的寓言故事。

【主持】

黄月(媒体人,界面文化资深编辑)
张之琪(媒体人,新浪微博@Zzzzzhiqi)

【嘉宾】

余雅琴(影评人,新京报书评周刊记者,新浪微博@余氏雅琴)

[07: 48] 新版《小丑》是一个开放文本,不是针对DC漫画迷的
[10: 29] 蝙蝠侠就是一个建制派
[13: 25] 《小丑》是在用文艺片的方式拍一个商业电影,在人物塑造上很成功
[15: 04] 《黑暗骑士》中的小丑是我们想成为的人,《小丑》中的小丑就是我们自己
[16: 46] 新版小丑并不反体制,他的欲望都是符合主流价值的
[21: 06] 小丑的暴力更多的是一种同阶层的互相倾轧
[25: 13] 小丑是被架空的人物,相比之下《出租车司机》中的人物非常现实
[29: 18] 我们没有必要去高估一部电影的危险性
[35: 28] 杀人并不是最暴力的行为,结构性的暴力是不可想象的
[39: 33] 社会结构性的不公带来的风险要所有人共担
[43: 48] 今天商业电影和艺术电影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了
[51: 22] 《小丑》没有提出真正的问题,却打开了一种无序

【本期节目中提到的电影】

《小丑》,2019
《蝙蝠侠》,1989
《蝙蝠侠:黑暗骑士》,2008
《出租车司机》,1976
《喜剧之王》,1982
《寄生虫》,2019
《感官世界》,1976
《少年的你》,2019

【本期节目中使用的音乐】

Mister Cellophane, by Renée Zellweger, 《芝加哥》电影原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