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珠峰上的名利场与英雄诗

00:00:00
/
01:09:03

June 19th, 2019

1 hr 9 mins 3 secs

Your Hosts
Tags

About this Episode

在今年的珠峰登山季,南坡路线拥堵导致多人丧生。事实上,这并非珠峰第一次“大堵车”,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在新西兰登山家埃德蒙·希拉里和夏尔巴人丹增·诺尔盖第一次成功登顶珠峰66年以后的今天,人类一次次登顶地球之巅意味着什么?珠峰真的已彻底沦为了富人俱乐部和名利场吗?今天的夏尔巴人还是从前西方探险家东方主义视角之下那种绝对忠诚的、唯唯诺诺的背夫和向导吗?其群体内部又有着怎样的复杂性?对于收听“剩余价值”的穷人们来说,如果拿不出30万人民币买一张珠峰门票,我们是否也有机会以其他方式领略雪山美景?本期节目我们请来了《户外探险》杂志主编宋明蔚,跟大家一起聊聊与珠峰和登山有关的事情。

【主持】

傅适野(媒体人,界面文化记者,新浪微博@ssshiye)
张之琪(媒体人,新浪微博@Zzzzzhiqi)
黄月(媒体人,界面文化资深编辑)

【嘉宾】

宋明蔚 (《户外探险Outdoor》杂志主编,新浪微博@壹小明)

[04:00] 今年珠峰南坡拥堵的原因之一是登顶窗口期极短
[05:10] 尼泊尔发放381张登山许可意味着什么?
[06:08] 南坡大本营设施之豪华奢侈令人震惊
[06:40] 从南坡北坡登珠峰有什么不一样?
[10:40] 难度、死亡率、山峰高度的关系复杂,珠峰是最高但不是最难
[12:34] 商业化泛滥的根本原因是功利心,但也不应妖魔化
[13:20] 珠峰门票是30万人民币,向导花销是重点
[21:00] 夏尔巴是如何接触到来自欧洲的现代登山文化的?
[24:40] 夏尔巴民族内部的鄙视链
[34:30] 珠峰为什么成了高山名利场?
[39:20] 宋明蔚的户外故事
[41:20] 适野为什么看日出曾经起鸡皮?
[42:30] 你为什么登山?这是一个复杂而个人化的问题
[44:40] 户外运动的功能之一:对生活的要求无限降低
[46:20] 8000米以上的伦理问题:救还是不救?
[51:10] 大众传媒把登山者的形象二元化了,要么是追名逐利,要么是珠峰英雄
[55:10] 中国的户外文化是怎么兴起的?
[56:40] 登山的玩法有很多种,不只有商业登山
[57:40] 为什么登山不会像马拉松一样成为中产流行运动?
[59:20] 从《攀登者》到马洛里:谁第一个登顶珠峰北坡?
[1:00:20] 珠峰上的尸体问题
[1:07:20] 社会对于户外运动者的救护机制是否是必须的?

【本期节目中使用的音乐】

片头:“Round The World”, Maxi Marihuana, 专辑《Magnetic United Everest Relax, Vol.03》, 2013
片尾:“中国·西藏·孤独的珠穆朗玛”, ellocz, 专辑《环游世界》, 2012

【与我们互动】

新浪微博 @剩余价值SurplusVal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