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好的娱乐报道是一个时代的田野调查

00:00:00
/
01:01:00

January 15th, 2020

1 hr 1 min

Your Hosts
Tags

About this Episode

随着公共讨论的逐渐塌缩,娱乐新闻、明星八卦开始过度填充舆论空间,从口红色号到礼服款式,从机场街拍到活动同框,明星的一举一动都能霸占热搜,不由分说地捕获人们的注意力和手机流量。于是许多人批评今天这个过度娱乐化的时代,认为娱乐八卦占用了太多的公共资源,娱乐报道也沦为了对粉丝的精准投喂,而《人物》杂志主笔、一直从事泛娱乐报道的安小庆却不同意这种说法,在她看来,娱乐报道在今天存在的合法性在于,“没有一株植物可以独活”,娱乐圈的变换浮沉也映射了时代的特征,而娱乐报道则是“一个时代的田野调查”。安小庆是《香港为什么有那么多“疯女人”?》和《韩国演艺圈:父权幽灵下的“绞肉机”》两篇报道的作者,在这两篇长文中,她透过娱乐八卦分析了在今天的东亚社会,父权制和资本主义是如何合谋,将女性推向疯狂和死亡的边缘的。本期剩余价值,我们和安小庆一期聊了聊这两篇报道成稿的经过、她对东亚娱乐圈的观察以及在今天做泛娱乐报道的价值。

【主持】

傅适野(媒体人,微博@ssshiye)
张之琪(媒体人,微博@Zzzzzhiqi)

【嘉宾】

安小庆(《人物》杂志主笔)

[06: 57] 安小庆复盘“香港疯女人”和具荷拉两篇报道的操作过程
[08: 00] 大陆娱乐圈的“疯癫”形象,似乎只有卓伟拍到的烧车的窦唯
[09: 45] 《康熙来了》是“一个时代的田野调查”
[12: 55] 面向大众的报道,要在信息量、价值观和可读性之间做平衡
[15: 27] 观点的产生过程像四川人做泡菜
[21: 20] 一个国家、地区的经济腾飞、政治民主化并不必然带来女性的解放
[21: 41] 上野千鹤子因为不满60年代街头革命中女性沦为“民主慰安妇”而走上女性主义学术道路
[24: 40] 疯癫本身就是一种反抗
[27: 19] 适野在韩国交换期间以素面朝天来反抗韩国文化对女性的规训
[28: 53] 我们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代为摄像头和直播而生的人脸
[32: 40] 在言论空间越来越收窄的情况下,娱乐圈几乎是仅存的田野现场
[37: 49] “没有一棵植物可以独活”,娱乐报道也能映射时代变迁
[42: 15] 慢综艺逐渐退回家庭领域
[43: 06] 公共讨论塌缩,媒体凋敝,审查和举报变得像空气一样自然
[47: 35] 互联网生存的虚拟逻辑和现实逻辑
[50: 45] 安小庆示范如何回怼现实中的性骚扰
[56: 29] 男性也是父权制的受害者

【本期节目中提到的书籍】

《厌女》,[日]上野千鹤子 著
《82年生的金智英》,[韩]赵南柱 著
《被仰望的与被遗忘的》,[美] 盖伊·特立斯 著

【本期节目中使用的音乐】

片头:《男左女右》,by关淑怡&古巨基
片尾:《忘记他》,by关淑怡

【与我们互动】

你可以在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苹果播客以及关注我们,也可以搜索我们的官网www.surplusvalue.club 收听全部节目。你还可以关注我们的微博剩余价值Surplusvalue与我们互动。如果你喜欢并想支持我们的节目,欢迎在官网扫描二维码给我们打赏,也欢迎大家在苹果播客给我们五星好评。